珺洋

你,
一会看我,
一会看云。
我觉得,
你看我时很远,
你看云时很近。
一一顾城《远与近》

曾经闪电劈开了修长的身躯,
如今依然没有跪下。
尽管顶着枯槁的面容,静对斜阳,
身下却拥有一片温柔的新绿。
野花绽放的娇艳,
如岩石缝中苏醒,
朽木行间蔓延的诗韵。

2015年的森林大火曾经烧毁的森林,齐刷刷地静立于药师湖畔,两年的复苏,又出现了新绿。